老奇人正版三肖中特一肖|三肖中特赔率

樅陽在線網站 | 樅陽縣委宣傳部 主辦

設為首頁

簡體 | 手機站

您當前的位置: 樅陽在線在線訪談

《閱讀·樅陽》

第六集 劉靜:在詩歌中品讀人生

時間: 2019年01月03日10時23分

  導演:在前不久的詩刊社舉辦的“激蕩四十年,紹興再出發”全國詩歌征文活動中,您的作品《越》在近四千件作品中獲得第一名的好成績,首先恭喜您呀,您詩寫得這么好,說明您讀過不少詩吧?劉靜:其實我的閱讀體驗是從小說、散文開始的。七十年代父親在鳳儀鄉工作,每月從微薄的工資中,拿出一些錢給我們訂《小說選刊》、《散文選刊》,這在當時的農村基本上算絕無僅有,讓我的童年不僅有濃濃的泥土味,也還有淡淡的書卷味。

  而真正意義上的接觸詩歌是上中專后,從冗長的小說散文到簡明有味的詩歌,讓我一下子迷上了詩歌,我購買的第一本詩歌是海子的詩,“麥地”、“姐姐”,海子詩歌中兩個重要意象,正是我生命中所缺失的部分,從此,詩歌進入了我的生命。

  導演:在這次征文活動中,您用一首詩就把紹興厚重的歷史文化底蘊展現得淋漓盡致,您平時對歷史一定很有研究吧?劉靜:其實,我對歷史很不感興趣,我不喜歡定型的東西,像圍棋,定型就等于死亡。但作為一個詩人,你必須對歷史、對古老文明具備一種與眾不同、多維度的辯知能力,不然影響詩歌的空間感。

  導演:那如果從歷史和文化角度看樅陽,您覺得樅陽是個什么樣的城市。劉靜:每個城市都是獨一無二的,樅陽也不例外,這個我生活40多年的地方,給我最大的感受是:她的生辰八字屬草木,命里帶水,她們都紋理清晰,這一點從樅陽歷史文人的筆墨里可以看出。我不想從歷史和文化角度看樅陽,我用加拿大詩人何德伍德的一句詩來寄語我的樅陽:不久你會變成泥土:一片知名的土地。

  導演:能說一下,您發表的第一首詩歌嗎?劉靜:真正意義上的處女作是發表在90年代《星星詩刊》上一個組詩,作品名稱和刊物期數都不記得了,但里面的一個詩句至今影響著我后來的人生觀,詩句是這樣說的:春風打開我又低又矮的門,我的貧窮很美。這是對當時故鄉的寫照,也是對我一生生活態度的寫照。

  導演:詩歌確實很美,那能用簡短的幾句話給我們詩歌的門外漢說一下到底什么是詩嗎?劉靜:詩歌是個說不清的東西,一說清了,就不是詩了。但我總覺得一首詩是作者和讀者共同完成的,文本是作者用激情、用區別于其他人的個性化體驗換來的,讀者參與這首詩的第二次分配,其介入式的體驗是否同頻共振,或者產生俗人的愉悅,是一首好壞的大致標準。

  導演:去年我縣推出了《樅陽文學精品叢書》,其中有您創作的《攤開時光的樅陽》,能聊聊這本書嗎?劉靜:我一直認為詩歌的創作過程更能支撐起詩歌的創作意義,那種“佳句偶成”的快感是其他文體所不具備的,或者具備得不是明顯。給了我生命、給了我許多美好的樅陽,回過頭來你再用筆去寫她,其本身就構成了生命、構成了美好,構成了創作的沖動。所以,《攤開時光的樅陽》這本書,我更享受的是其創作過程,而非這本書,而恰恰是這本書給我帶來了一些遺憾。一個遺憾是因交稿時間緊,《攤開時光的樅陽》可謂倉促成書,容易讓外地讀者一葉障目。一個遺憾是我許多對故鄉要說的話、對母親要說的話,她再也不能聽到了。

  導演:《攤開時光的樅陽》這本書中有沒有自己滿意的作品?能給我們解讀一下嗎?劉靜:我有種體驗,在完成一首詩歌的創作后,就有一種豪情萬丈的感覺,而把這首詩冷卻一段時間后,再來看,又覺得當時的創作十分可笑,書中的《替一把刀回憶》是一首2013年創作的作品,到現在我依然沒有改動一個字,不是我對這首詩十分滿意,而是這首詩被許多選刊選載過。

  母親2012年去世,2013年做的第一個清明節時,父親帶了一把刀準備砍掉墳頭的雜樹雜草,那把閃著鋒芒的刀,讓我靈感迸發,即時創作出這首詩,寫刀其實是寫母親父親,寫即將到來的自己,寫人的一生,因為所有的刀都是為銹而生。

  導演:現在許多年輕人,一畢業就選擇去大城市,我們的鄉村正面臨著年輕人“出走”的困境,鄉愁對新生一代人可能日見淡薄,許多像您一樣的鄉土作者正拿起筆桿努力召喚他們對故鄉的眷戀,所以您看來,鄉土文學有著什么樣的意義?劉靜:你這個問題提得好,尤其是在鄉村振興戰略這個時代背景下,談鄉土文學更具時代價值。鄉土文學也就是“尋根文學”,在國外也稱自然主義寫作。一個作家的創作離不開故鄉、忘不了鄉愁。像魯迅,讓我們記住了少年閏土、三味書屋;像蕭紅,身體與故鄉漸行漸遠,但呼蘭小城卻越寫越多;還有賈平凹從商河寫到秦腔。所以我心目中的鄉土文學意義在于兩方面:一個是呼喚,第二個還是呼喚。我的大部分詩歌作品都傾向于鄉土詩歌,傾向于小人物、小事件,我身上有泥土的味道,我需要對大地的呼喚和大地對我的呼喚。

  導演:除了讀書寫作,您平時還有哪些愛好?劉靜:最大的愛好是下圍棋,也愛好音樂,年輕時,彈過吉它,那種木質的旋律屬于音樂也屬于詩歌。圍棋大師吳清源說過,圍棋的本質在一個字“和”,而詩歌、音樂又何嘗不講究一個“和”呢?

稿件來源: 樅陽在線
編輯: 木子
相關新聞

返回首頁 | 關于我們 | 律師聲明 | 聯系我們 | 廣告服務

主辦:中共樅陽縣委宣傳部

未經書面允許不得轉載信息內容、建立鏡像

Copyright @ 2006-2018 樅陽在線 版權所有 技術支持:中安在線

皖ICP備07502865號 皖網宣備090007號 公安機關備案號34082302000116

老奇人正版三肖中特一肖 北京pk拾赛车人工计划 龙虎合怎么玩 金门娱乐 抢庄牛牛游戏兑换钱的 pk十倍投几期比较合适 米兰玩什么 二八杠棋牌下载安装 北京pk10直播软件下载 亿宝娱乐平台 注册送38.币的捕鱼